页面载入中...

今年北京将全面实施国六(B)排放标准

admin 成 人 app免费观看 2020-01-20 101 0

  “当年”是一九五四年(舒文误记为一九五二年)。“某报主编”是香港《新晚报》当时的总编辑罗孚。“吴陈比武事件”发生于香港,比武的地点则在澳门。这是两派掌门人之争,太极派的掌门人吴公仪和白鹤派的掌门人陈克夫先是在报纸上笔战,笔战难分胜负,于是索性签下了“各安天命”的生死状,相约到澳门比武。擂台设在澳门,这是出于香港禁止打擂台而澳门不禁之故。五十年代初期的港澳社会还是比较“静态”的,有这样刺激性的新闻发生,引起的轰动自是可想而知。以那天的《新晚报》的新闻为例,大标题是:“两拳师四点钟交锋;香港客五千人观战。”小标题是:“高庆坊快活楼茶店酒馆生意好;热闹景象如看会景年来甚少见。”“高庆坊”和“快活楼”是澳门的赌场之名,由于有擂台比武,间接令得澳门的赌场也大发横财,观战的已有五千人,谈论的就更多了。

  第一篇武侠小说

  这一天是一九五四年一月十七日,过了三天,我的第一篇武侠小说《龙虎斗京华》就在《新晚报》开始连载了。罗孚后来回忆这一事件说:“这一场比武虽然在澳门进行,却轰动了香港,尽管只不过打了几分钟,就以太极拳掌门人一拳打得白鹤派掌门人鼻子流血而告终,街谈巷议却延续了许多日子。这一打,也就打出了从五十年代开风气,直到八十年代依然流风余韵不绝的海外新派武侠小说的天下。《新晚报》在比武的第二天,就预告要刊登武侠小说以满足‘好斗’的读者;第三天,《龙虎斗京华》就开始连载了。梁羽生真行,平时口沫横飞而谈武侠小说,这时就应报纸负责人灵机一动的要求起而行了,只酝酿一天就奋笔纸上行走。”

  说“真行”,这是给我脸上贴金,其实我毫无把握,对技击我固然一窍不通,写小说也还是破题儿第一遭呢。所以初时我一直在推,被罗孚“说服”之后,也还要求多考虑几天,但第二天预告就见了报,我也就只好“只酝酿一天”,就如北方俗话说的“赶鸭子上架”了。

  由于第一天见报的小说还没有想好具体的情节,有的只是模糊的故事架构,于是我先来段“楔子”,说些“闲话”,以一首词作“开篇”,调寄《踏莎行》: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今年北京将全面实施国六(B)排放标准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